首页   新闻   玩法规则   大乐透   顶呱刮   竞彩   足彩   排列三   手机在线   走势图
内容搜索
标题名称:
开始时间:
结束时间:
按作者:
 
访谈    

曲建春:体操春秋抒情怀

文:   时间:2015/5/4 10:00:00

2009年十一届全运会结束后,转过年,曲建春就带领张成龙、黄玉国等入选国家队的山东队员,来到北京体育馆路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大院内的体操馆进行训练,到现在已经五年整了。这五年,他与爱徒张成龙等先后入选国家队的五名山东体操队员,共同过着“训练馆-食堂-宿舍-恢复治疗室”四点一线的生活,年近知天命的他既是严师,更是慈父;这五年,他加起来在济南老家待了也不过半月,并在如此紧凑的行程中,还要抽空到省体操训练馆指导一番后备梯队的训练,期间83岁的老母亲因颈总动脉栓塞手术住院,他却没空去照看陪护一天;然而这五年,他却带领弟子先后夺得荷兰世锦赛、广州亚运会、中国世界杯、伦敦奥运会、辽宁全运会、南宁世锦赛等一系列国际、洲际和国内冠军,可谓成绩斐然。但曲建春并没躺在功劳簿上沾沾自喜,因为在他心目中还有更高的追求目标——

 

成绩:弟子冲击第二轮“大满贯”

 

时光追溯到2014107日,体操世锦赛在南宁展开男团决赛角逐。一条“中国龙”在单杠上盘旋飞跃,出神入化,并绽放出夺目的光芒——那是伦敦奥运金牌得主,也是目前这支中国男子体操队唯一的奥运冠军、曲建春的大弟子张成龙。

当他成功落地之际,裁判打出了15.966的高分,上演“龙绝杀”,帮助中国男队以273.369分、仅0.1分的微弱优势神奇逆转,击败了前5个项目一直领先的日本队,赢得了2014年南宁体操世锦赛男团冠军。当人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到“逆转”这个字眼时,张成龙却在默默地书写着人生的另一个高度——职业生涯第二轮“大满贯”。

20128月伦敦奥运体操男团决赛中,张成龙凭借完美发挥,帮助中国队卫冕成功,夺得自己体操生涯中的第一枚奥运金牌,同时成就了个人职业生涯大满贯(奥运会、世锦赛和世界杯)。张成龙成名是在荷兰世锦赛上,在20101025日进行的单杠决赛中,他顶住压力,战胜了东道主选手佐德兰德,夺得了个人第一个世界冠军。20124月在淄博举行的世界杯赛上,张成龙在家乡父老震耳欲聋的加油声中,勇夺单杠金牌,为后来入选伦敦奥运阵容奠定了基础。

谈及张成龙目前的状态,曲建春表示由于连续经历了伦敦奥运、辽宁全运的备战、参战,已经26岁的张成龙确实身心都有些疲惫,“到了他这个层次的队员,弦不能绷得太紧,需要适时调整和放松。但作为奥运冠军来讲,他的恢复又算是快的了,因为国家队与他同时期的奥运冠军都退役了,但张成龙仍然在坚持。更为难能可贵的是,2014年他并没有吃自己奥运和全运冠军的老本儿,而是在不断发展新的难度。这也是南宁世锦赛,他能以队长的身份与其他未经大赛磨砺的队友一起登上最高领奖台一个重要的原因吧。”至于下一步的打算,曲建春强调,“对于这样的拿过奥运和世锦赛冠军的老队员,最主要的是如何做好他们的思想政治工作,以及如何在方方面面给他们提供更完善的保障措施,让他们感到没有后顾之忧,才能让他们更加安心训练。”

除了张成龙外,目前在国家体操男队的我省选手还有黄玉国、王鹏等。曲建春告诉记者,在这些队员各自所在的层面,他们无论能力还是水平都不错,但实实在在讲,与张成龙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虽然目前三名选手都在备战里约的大名单里,但黄玉国、王鹏要想跻身男团最终的5人大名单,无论客观还是主观条件都需要巨大的付出。”

 

发展:山东男子体操后继有人

 

张成龙、黄玉国、王鹏,还有王灏然和葛士豪五名国手。可以说无论是尖子队员,还是“作战团队”,山东男子体操队目前的配置都已经达到了建队以来的鼎盛时期。对此,曲建春坦言,这都得益于十一运周期打下的好底子,“可以说从十一运的男团亚军,到十二运的男团冠军,山东男子体操一直在慢慢爬坡。十三届全运张成龙这一批队员达到顶峰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下一届全运将面临着退役。目前来看我们后面一茬队员也起来了,梯队衔接比较流畅,没有出现断档。按照当下人员配置,无论人员数量,还是尖子队员方面,我认为之后两到四届全运会,我省男子体操水平应该位居全国前列。”不过曲建春也指出,目前广东和江苏虽然尖子队员还不是很突出,但这两省的业训抓得比我省要好,一些奖惩机制上比我省也更灵活,有很多值得我省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从十一运的体操男团的亚军到十二运的金牌,山东男子体操的进步有目共睹的。不过对于十三运曲建春还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从年龄和经验上来讲,山东男子体操的人员配置,在十三届全运会上应该是鼎盛的时期,从教练员的角度来讲,我肯定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对队员进行技战术方面教授包括思想政治工作的教育,但其它方面的保障,包括奖惩机制的设立和完善, 都是最终取得好成绩不可或缺的环节。”

 

未来:两运单项需突破

 

执教山东男子体操这段时间内,曲建春率领弟子把全国冠军、全运会、亚运会、世界杯、世锦赛、奥运会冠军都拿到手了,不过他并没有满足,“笼统来讲,好像自己的执教生涯已经相对比较圆满了。但人总要有新的追求,不断挑战自己,否则就没有前进的动力了。作为我来讲,全运会我团体有了,但单项还没有;还有奥运会,也是团体有但还没有个人。所以,我给自己定的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两运’单项争取金牌零的突破。”曲建春说,这只是自己的心愿,但要想成功将这种思维传递给队员,却需要一个艰辛的过程,“这个目标平时跟队员谈心提及,没问题,他们都能接受。但真正到了练中,最受累的是他们,每天的训练有多苦,只有他们感受最深。所以这个目标想想容易,实现起来却非常难。”曲建春告诉记者,无论队员还是作为教练的他,在训练中随时都会产生一种“想法”,他虽然没有具体解释“想法”是什么,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想法)一旦产生,你不仅要想办法去化解它,而且要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化解掉,否则就有可能坚持不下去。这个过程伴随着训练的时时刻刻,不知道要反反复复多少次。对队员而言大概是这样一种状态:遇到困难崩溃,然后教练去安抚,队员做调整,然后再崩溃,再安抚,再调整,再平复……这样辗转反复一个阶段后,他的成绩有所提升,然后进入另一个循环往复。”据曲建春透露,这种现象越是到‘两运’前最艰苦的训练阶段,爆发的频次就越高,无论队员还是他的压力也就越大。

“当队员到了一定层次,水平达到一定的高度,更艰苦的不是去创新某个动作、提高什么难度,而是教他们如何战胜自己,面对困难时怎样保持一颗‘大心脏’”,曲建春说。以张成龙为例,曲建春表示目前给他动作设计的难度已经在国际上处于最领先地位,但他在向这个难度奔的过程中,需要克服的困难,包括上述提到身体和思想上的‘反复’,没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过去可能简单的表扬、鼓励,训斥、呵斥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可能要‘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只要能让队员保持状态、思想不滑坡,可以说我什么办法都想了。”

可以看出,队员达到一定高度,作为一名教练员,曲建春不仅要掌握训练的技巧,用他的话讲,更多的是,要掌握“对队员进行思想引导的技巧”,而这也是曲建春最累的的地方,“现在一旦‘hold’不住队员的思想,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崩盘。要引导队员从‘要我做’到‘为自己将来做打算’着想,要告诉他们,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将来的作为是不一样的,单项夺冠和团体冠军将来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也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上等等,让他们明白‘价值论’。”

2003年底山东成立省体操中心,04年曲建春到省队任男队教练,山东男子体操从05年组队之初的全国倒数第二,到09年全运会的团体亚军,短短4年的时间,对于体操这种成才周期很长的项目能有如此巨大的进步,是不可思议的。曲建春告诉记者,那时他们的训练节奏是真正的“黑+白,5+2”,“白天训练,晚上还要加班。也是为了防止小孩晚上到处乱窜,消耗更多精力,因此当时把主课挪到晚上,哪怕早上让他们晚起点。一个周期的艰辛,让我们从倒数第二到全运亚军,随后一年一个台阶。直到现在我们所有队员,每年难度都有发展,没有原地踏步的。即便张成龙现在到了这个水平,还是发展,没有吃老本,即便再小也都要发展。也正是他们每年的提高,保证了他们现在还有这个位置,否则不可能的。”

 

亲情:对不起老母亲

 

五年了,曲建春在“四点一线”之间,与山东体操的小伙子们同甘共苦,一边当严师一边做慈父,白天他与这些孩子一起训练长达8小时,晚上还得到恢复治疗室陪他们一起放松治疗,因为这是他为队员讲解一天中训练得失,了解队员心理动向、适时调整训练量和训练强度的最佳时机。他没有时间休闲,甚至没有时间去感受孤独,他活得很充实。但就像山珍海味老吃也会烦,长期从事、甚至是重复一个工种,曲建春坦言,很多时候自己心里也会莫名其妙感到烦,“国家队由来自很多省市区的队员组成,有时会因为自己队员某个动作的训练水平不如对手而耿耿于怀,有时又会因为队员反应与外省队员待遇差距的问题而无法释怀;在安抚队员的同时,我也需要不断为自己宽心,不断提醒自己这样一句话:干教练其实就是一个良心活儿,既然选择了,就要在位一分钟,干好60秒!”

在外这些年,曲建春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人,“一年到头和老母亲见面的时间只有两三天。偶尔比完赛,有个两三天的假期,迅‘杀’回家,跟老母亲见上一面,然后马上就要赶回队里……”,说到这儿,曲建春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今年老母亲因颈总动脉堵塞到广州做手术,我却没有一天陪护在她身边。她两条颈总动脉有一条已经完全堵塞,另外一条只有一小点通道,手术之后,本来想做支架,但做了支架就意味着老人以后就必须长期服用一种叫做阿司匹林的药物,但经检查,老人的身体对这种药物过敏,无奈只能放弃做支架的打算。”曲建春说,“老母亲病到这种地步(只剩一条颈总动脉留有狭小的通道),不发病则以,一旦发作,就不是简单的血栓问题,而是……”说到这里,曲建春已经哽咽:“即便到这中状况,无论我在外面给她老人家打电话,还是手术结束后,我趁队员广州集训结束后的间隙接她回家时,老母亲不但一点不责问和责怪我,而且还一个劲儿地说,我一个人常年自己在外,一定要多保重好身体。每每听到老母亲这句话,我都止不住眼泪……”据了解,由于病重,老母亲只能长期住在曲建春姐姐家中,由她负责照看。而以目前老人家的身体状况,只能进行保守治疗。

虽然觉得愧对自己的老母亲,但曲建春心里还是牵挂着他的队员们。“唉,队员们更不容易。他们不但每天要承受着大强度的训练,而且还要忍受小小年龄就背井离乡的生活。虽然队里规定春节期间可以把家长请过来与队员一起过年,但他们的家长都与我年龄相仿,家里也有老人,权衡之下,很多家长最终还是选择了在家陪老人过年。因为他们都觉得孩子还年轻,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但老人就不一样,他们不想因‘子欲孝而亲不在’时,才追悔莫及。”

 

感谢:离不开领导关怀支持

 

曲建春表示,优异成绩的取得离不开省局党组和各部门的关怀支持,为一线队伍解决了许多后顾之忧。“在当前大力发展群众体育、全民健身的大形势下,局领导依然对竞技体操项目给予了高度重视。2014年体操世锦赛、亚运会体操比赛期间,松林局长和多位局领导亲赴赛场,为我们加油鼓劲;春节期间,局领导到国家体操队看望我们,激励和鞭策着我们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训练中去。中心领导班子对我们也关怀备至,每月都到国家队观摩训练、了解情况,帮助解决实际问题;年前,国家队在广州训练期间,中心领导还专程跟队、探望,全力以赴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同时,曲建春表示也非常理解队伍各级领导的苦衷,“我们这种工作状态是这种职业的特殊性决定的,毕竟从事竞技体育训练的人都知道,放假时间长了,确实对队员训练的系统性会产生很大的掣肘。相比过去,现在的各级训练单位对运动队的管理已经人性化了许多。过去很多管理者认为不放假是应该的,现在春节期间不仅协助邀请队员的家长来队伍一起过年,还允许队伍在年初一初二休息两天。”

2015年是备战里约奥运的关键一年,无论对省体操中心还是对曲建春和他的队伍而言,都是向既定目标发起冲击的关键年份。“我会一如既往抓好国家队优秀队员的训练工作,埋头苦干,加倍努力,不辜负各级领导的关怀和期望,带领体操男队向新的目标和高度进军。”

 
Copyright 2003-2009 山东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
电话:82053018 82052682 82065271 Email: webmaster@sdticai.com
鲁ICP备 05002122号